梁冬对话郭生白4,生命的本能是什么?伤寒论里如何谈阴阳的?

[复制链接]
heye521 发表于 2019-4-13 00:57: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https://www.toutiao.com/group/6676250245753471491/
若内容不全,可点击上述链接查看来源网页,在网页中点击红色双层向下的箭头阅读全文
原站点评论数目:13

梁冬:是的,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重新发现每一个人,每一个生命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国学堂》,我是梁冬。在过去的几周里面呢,我们有幸请到了83岁老明医,“明”呢,不是出名的名,而是明白的明,明医郭生白老师,和我们分享从伤寒杂病论所悟出来的生命本能,这样一个大的生命体系。

在上一周的时候,我们讲到了生命本能的若干个方面,比如说有排异的本能,我们每个人身体都有把不属于自己身体的物质排出去的能力。第二是有自主调节的本能。第三个本能是应变性本能,今天呢继续和郭生白老师,一起分享生命本能的话题。

郭生白:这个本能系统第一个是自主,自主运动,有自主性系统。第二个是共生性系统,共生性系统就是我们说的许多的组织,许多的器官在完成一个活动之间的这些,组织一个和谐的程序,这个能力叫共生性。再一个是排异性,一个是应变性,再一个就是守个性。

梁冬:刚才我们在上一周的时候讲到了排异性了,也讲到应变性是吧,也讲到了自主调节性和自主性了,那今天马上我们要讲哪个性呢?

郭生白:我们提一下守个性。

梁冬:守个性。

郭生白:天地万物是每一个物种都有自己的个性,甚至于到说万顷森林,没有两片相同的意思,所以每一个人都是有不同个性的,这个个性就说明着人的遗传的功能,这和我们在医学上,在优生学上要研究的内容,我们现在说这个本能系统是个什么东西,明确一下这是与生命一同来的,一个保护生命生存的系统。既然一个生命都有自己保护自己生存的系统,您说这个医是干什么的?这个医要不要这个系统,你要承认这个生命最好保护的是自己系统,不是医,医应该做的是什么,是这个本能系统发生障碍的时候,发生某些力不足的时候给一点帮助,给一点助动,给一点引导,给排除一点障碍,我说医不过如此。

我再说一句充其量也不过如此,因为什么,生命是不可再造的,是不可改变的,是不可干预的。我希望大家对于这一点要认真的考虑,认真的去对待什么是医,什么是药,什么是病,什么是生命本能,我们在生存过程当中应该如何看待这一切。这就是我在说白伤寒论之前,要说明白人有一个本能系统,为什么要说明这个本能系统,因为这跟伤寒论是息息相关的一个问题,说明了这一点我再说白伤寒论,你才懂伤寒论,我敢说势如破竹,非常顺利,又非常好懂,因为我把一个核心问题统统的先教给你了,然后再给你,以伤寒论再一条一条的看,你看每一条当中,都贯穿着一个本能系统。

梁冬:刚才我们讲到了,今天我们马上讲到守个性,所谓的守个性呢,就是每一个生命,它都是与生俱足的,而且也是与众不同的,都有它的个性。

郭生白:如果你懂了本能系统,你再懂了伤寒论,我以后讲的每一个条目,每一个方剂,每一个方法,都包含着一个本能系统思想。因为这个样子,所以我说它是伤寒论的一个核心思想,因为伤寒论的问世,以后在伤寒论的影响之下,又形成了各家各个流派,所以这些流派当中没有一个能以超越出本能系统论的,他们当中也有或多或少,都是用本能系统作为一个核心,所以我说伤寒论是中医的核心,本能系统是伤寒论的核心,我把这个核心的核心今天教出来,让大家用这个思想再去看伤寒论,再来听伤寒论,你会明明白白,那我就完成了“说白”这个意思。

梁冬:刚才我想起了郭老之前说的一句话,83岁的人了,他说他最多还有20多年,还要做一些事情,然后呢,一百岁以后呢,准备稍微歇一下,要不然自己太刻薄了,你这话说的吧好像是个玩笑,听起来呢,又让人觉得说中间意味太深长了。

郭生白: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说,因为我就是中医的子孙,我做的是中医,我做一辈子中医,最后我要让人们,首先是让我们的同胞看到中医是个什么人,是个好人,是个坏人,好到什么样,坏到什么样。再一个就是看看中医是个健康人还是个有病的人,跟疾病打一辈子交道,怎么对待疾病,怎么对待自己,我想我作为一个医生我应该让大家了解我。

梁冬:对,我觉得你起码能够活到120岁,能够证明给大家看?

郭生白:我想活到120岁,我觉得不是难题,因为我现在我不能活到120岁。

梁冬:为什么?

郭生白:我每天3、4点钟就起床,我要工作,准备我这一天要做的事情。

梁冬:早上3、4点钟起来。

郭生白:对。

梁冬:晚上几点钟睡?

郭生白:晚上我9点钟就睡觉,我很忙,但是我忙的很快乐,这是一个。再一个,我这个忙,我应该忙出点效果来,我才能够快乐。

梁冬:郭老师现在也不戴眼睛,耳朵也特别好,也没有助听器,箭步如飞,经常弟子都跟不上。

郭生白:我对于这个健康,对于这个药,对于这个医,我有自己的看法,我相信跟大家的看法是不大一样的。

梁冬:郭老,今天我们话题有点稍微远了,稍适休息下之后,继续回来。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重新发现生命太美,大家好,欢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刚才讲到自主性这个话题,在我们生命本能里面有一个自主性,你能再稍微给我们讲讲自主性这个话题吗?

郭生白:我们看看呢,我们看到一个在宰猪的时候,这个猪宰了,把肉已经挂起来了,它还有的肌肉在跳动,谁让它跳动的,这个生命这个自主性在很多地方可以表现出来,比如说一个人休克了,脉搏也没有了,心也不跳了。他也没有呼吸了,呆了一段时间,做了做人工呼吸他又活了,谁让他又运动起来了,这不是任何人,那不是你人工呼吸让他活下来了,是他自己。我们看到做手术了,把一块肉宰下来了,把一个肚皮拉开一个口子缝上了,它要不自己长上,谁有办法,还是依靠它自己长上,对不对呀?我们看到一个人五天没吃饭,他还能有力气站起来,为什么呀?

梁冬:因为有人送饭来了?

郭生白:因为他把他自身储存的东西又会利用出来,经过代谢变成体能。如果是一个瘦的,皮包骨的就不可能。

梁冬:有点肉还是好的。

郭生白:所以这个东西说太瘦的不是健康,太胖的也不是健康,还是和谐,和谐是什么,均势平衡,说力量的时候用均势,说物质的时候可以说平衡,没有均势就没有平衡。

梁冬:平均的均,势力的势。

郭生白:所以在动能上是均势,在物质上是平衡,这才是一个和谐的,完全是一个和谐的生命,生命在于和谐。

梁冬:刚才老师讲到了每一个生命它自主的特征,所以这就让我想起来了,较早之前他用一张方子来治不同疾病,这不是矛盾吗?

郭生白:不是的,因为我们认识的系统,我们看到的是系统的障碍,我们调节的是系统,是人自己在把自己的系统调节的恢复原来的生态程序,这一个统的和谐一定是多个系统共同的和谐,没有一个单独的系统障碍,也没有一个单独系统的和谐,这就是中医哲学,整体哲学,它不是刻意的要考虑一个整体。就说这五个本能,这是一个能力的五个方面,任何一个系统都包括了其他的四个系统,也就是这一个系统里五种能力,我们分开来解释,我们用它这五个能力,不同的能力叫做五个系统,实际它是一个系统,本能系统,这个本能系统是很复杂的,这个功能、本能是很多的,我们是在伤寒论看到这五个系统的一个和谐的本能系统,这个和谐的本能系统发生了这么五个功能,

梁冬:那关于这个人,每一个生命,包括每一个人的自主性,你觉得有没有深刻的例子,可以让我们很好的这一句话呢。

郭生白:这一个很好理解,也很简单,每一个生命就是与生俱来的,就有。比如说中医对于生命的开始是怎么认识的?不是上帝制造的,是阴阳合德,是阴物质和阳物质在特定的时间,在特定的环境发生聚变出来的生命,这个不是光指的人,天地万物所有的生物都是在阴阳合德开始有生命的。鱼和草,一个虫,一个细菌,一个人都是阴物质和阳物质都是在特定的环境,特定的时间聚合,两个属性聚合发生的变化,成为一种生命。

梁冬:那有些克隆算不算?

郭生白:这一个,我不想谈这个克隆,因为这是违反生命规律的东西,但是现在我从生命科学,从人的宏观生命科学考虑,这是断断不能成功,如果要是这样做下去,一定是人类的灾难,这是在破坏生命,和破坏大自然的生态是一样的。我认为这是不可能成功的,人类也不允许这些东西去成功,再一个它也成不了功,我相信一个任何一个违背自然规律的东西都不会成功,用不着去细说这问题。你照样你克隆你的,大家等着看看是什么结果,我们挡不住第一次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我们也没挡住第二次世界大战,我相信人类到目前的智慧,一定会消灭第三次世界大战,以后不再有战争,人类有这个智慧,人类认识了生命以后一定会知道人应该怎么生存,我们要不要人去克隆人,克隆它干什么,它会带来多少好处,对人带来多少坏处,这是题外的话,我们不谈这个问题。

我就说自主性,认识的自主性,好多好多的以前治不了的疾病,现在都治了,而且出现了一个非常神奇的东西,治了一个病,好了一群病。如果不是这个人自己去调节自己的程序,谁也做不到,我们到现在所谓的科学,在人身的科学,一个科学要懂得治疗,因为什么?就是因为一个脂肪这么个东西的量就解决不了,可是我们同时现在呢中国人的理念,和谐的理念,用自主调节不仅是以一个脂肪,一个葡萄糖,一个胆癌,所有东西的量都平衡了,并都没有,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

梁冬:你有多少例这样的经验可以证明?

郭生白:我今天就算是有一例,它明天会有十例,它一年会有上百,上千例,今天是我自己工作,明天我会有一群徒弟工作,今天你知道本能系统论出来之后,中医简单了,我敢担保一个没学过医的学生,我用一年的时间,我保证他成一个大医,什么叫大医,会治未病,会把当今存在的这许许多多的,包括终生疾病,终生服药那些病都会治,一年出来这么一个。我要教一百个出来一百个,我准备,我发了一句狂话,那天我跟朋友聊,我说我准备用十年的时间,我教一百万个合格的中医,我说你们支持我。

梁冬:其实现在在电台里面在做这样的事情。

郭生白:我一定会做到这一点。

梁冬:那我想问您,您自己,从您经历的医院来说,您治好过多少例这样的病人?

郭生白:我治好过很多的,我并没想着把它作为一个什么东西,去像过去人说的,做一些甘露的行为,我从来不想过这个,好了,你就报告过,我好了,我非常的快乐。也许以后有人会记载这些事,我想我也欢迎有人来记载,我也欢迎有人来,包括每天做诊的时候,你病人我所有的医案做成音像材料让大家看。

梁冬:所以叫大医精诚还是有道理的,稍微休息下之后呢,继续回来和郭生白老师,一起分享他的生命本能系统论。

梁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重新发现生命太美,继续和83岁的老先生郭生白老师呢一起学习。郭老师刚才我们提到了,每一个生命都有它的守个性,你还有补充嘛,关于守个性?

郭生白:我用不着补充了,我觉得大家只要是把这五个本能,它是来源于伤寒论,今天再用它理解伤寒论那是很容易的。

梁冬:刚才我们讲到了守个性以外,还有现在共生性对不对,什么叫共生性?

郭生白:共生性我们看不见,比如说感冒要发汗,怎么发汗呢,皮周围组织,身体周围组织要有充足的供血,血压要提高,这个周围组织循环血量要提高。那么全身肌肉颤动产生热量。

梁冬:产生热量?

郭生白:产生热量提高体温,身体自己在剧烈的代谢过程里头也发生一些热量,加上颤抖制造体温,再加上汗腺要分泌,心脏要加强跳动,血管要扩张,体液要充实,都要向外充实,这个势力向外走,这是多少个组织,多少个器官在一块活动,一个协调的活动。我相信一个最有能耐的组织家也组织不到身体这么完美,这就是身体的共生性的行为。比如说我们打一个喷嚏,我们有多少组织一块动,在同一个时间,不早不晚,不前不后,不多不少做出同一个动作,“阿嚏”出去,这是一个共生性的能力。

我们每一个行动都不是一个组织,一个器官的行为,所以这些,这些协动,这么和谐的、多器官的、多功能的组合的一个行为就是共生性本能做出来的。

梁冬:这让我想起了,前一段时间我看的一本书,叫《混序》,是这个Visa,做信用卡Visa,那个公司的老板写的,他讲的这个观念,他说如果你把一个公司看做一个生命的话,现在你看到的公司,大部分的公司处在生命的及其原始的阶段,因为它还需要有一些人去管理它各个部门的协调,它说如果你看生命本身就像草履虫和人一样,它这个差别太大了,它认为说你像一个人为什么自己能够,每一个部门在没有一个所谓的集中中央集权的指令之下,每一个部门都能各司其职,互相配合,互相完美衔接,他说这是太神奇的一件事情了,他就把这种观察应用到一些组织和他的公司管理里面,后来呢发展出了全世界最大的信用卡体系Visa卡,Visa卡,我不知道您知不知道,就是发信用卡Visa,它有两个卡嘛,一个Visa,一个Moster。

那我觉得他这个话,实际上开始接触了到,就跟您接触到是一样的,生命本身你想想没有任何一个东西去指挥他,他怎么做到的,以前有一本书讲生命学里面的书,它讲一个蚂蚁窝,他说一个每一只蚂蚁他也没上学过,也没有人教他怎么做,每一个蚂蚁就知道到时到点搬什么东西,然后就能把这个蚂蚁窝做的这么好,所以呢那个生物学那本书里面讲的,他说蚂蚁不是生命,蚂蚁窝才是生命,我觉得这句话其实回应了您刚才讲的共生性这个话题。

郭生白:我听明白了,这个问题就是两个字“本能”。蚂蚁的本能,如果说现在企业家要做到这一点,它才是真正的最好的企业家,我想这个老板不必去管事,你就天天玩,吃喝睡觉,但是你别不在这,什么事你都不用管,各司其职、协调有序,一块给你挣大钱。

梁冬:咱们稍微说开一点点,因为公司就是一个大一点的身体是吧,你说一个老板他怎么能做到又不累,每一个同事还能够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力,每个部门还能够完美协调,它是什么东西组成?

郭生白:我想我要写一篇文章是容易的,因为这个人体生命所有的,其中有一个好的国家主席,有一个好的总理或者是一个好的将军,常胜将军,好的就像我刚才讲的什么都不干的大企业家,他什么都有,你只要理解了生命,你什么都可以做出来。一个大公司,你多大的公司也是一样,你越大越好,哪一件事情也不是老板做的,老板你做的是什么?你只要让大家都快乐,都高兴去做他自己的事,而且主动的跟他所有关的部门去协调,大家都这么做,用不着你管。

梁冬:但如何能利用到,大家都这么做呢?

郭生白:这一个,你把生命理解了,按照生命的组织你去组织你的公司。

梁冬:其实我发现现在很多商学院课程特别的教条和机械,它不是这么讲的,但是呢在我们现实的企业管理里面呢,又发现有那么一点点,有一些企业家,就比另外的企业家过的舒服,公司也做得好,所以我就很好奇。

郭生白:您知道中国有一句话叫“垂拱而治”,耷拉着手就把国家治好,这是说国王,用不着管。

梁冬:您的这个观点很像什么,你知道吗?很像西方的一个叫佛里德曼的经济学家,他说世界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他自己会因为这个供需平衡的原因,认为这个世界朝着比较和谐的方向去发展。好了。

郭生白:走题了。

梁冬:走题了。好了,咱们今天讲到了本能的五个方向,这五个方向呢,分别是排异性、共生性、自主性,守个性,还有应变性。关于这五个特性,刚才郭老也特别讲到,说这五个特性其实是一个能力的五个方向,其实是为了说清楚,你把它各自阐述一下,其实就跟阴阳之道一样,是每一个特性里面,也都包含了其他特性。那道理明白了以后,你怎么样去把它应用到治病的过程当中呢。比如说我也听明白了你说的这些东西了,那为什么我就不能治病呢?

郭生白:因为你不是光听明白这个道理,这个道理只能告诉你,中医治病是在认识了生命规律,顺应生命法则去保护那个生命的,这是个中心思想。它下头还有方法,我们要讲的伤寒论正是一个方法系统,所以我把这个思想,这个核心教给你,然后我再给你讲这个方法系统,有许多个小系统和合成的一个大系统,两个大系统合成的一个生命系统。

梁冬:哪两个大系统?

郭生白:阴阳两个大系统。这个阳就是排异,这个阳就是外源性疾病,伤寒论说的这个阴就是内源性疾病,内源性疾病就是自主调节这个方法,两个大方法,两个大系统。下头的排异系统有个汗法,用出汗来排异,用吐来排异。

梁冬:呕吐。

郭生白:用便,大便来排异,还有一个用利尿来排异,还有一个用出血来排异。你看这不是方法系统吗?这个内源性疾病呢,一个自主调节系统,这个自主调节系统它有个自主性排异系统,自主性排异把肿瘤排出去了。自主性把这些慢性病,好几十个慢性病都没有了,等到你学了这一个,你把方法系统学了以后,你就会治病了,你要如果胆小怕治坏了,你就看看我在治病整个的治病过程当中,说一百个病例,两百个病例,三百个病例,这个音箱材料再看了,恐怕你就忍不住了,你就要治病去了。

梁冬:忍不住了。

郭生白:这就是我说一年我能培养出一个大医,十个大医,一百个,一千个,我都能教出来。我要是十年,我通过现在的这些现代传媒手段,我说十年,我要教了出一百万个,绝不是一句空话,因为什么?因为本能系统论,说白伤寒论引起许多人的兴趣来,为了健康,为了自己的健康,为了家人的健康,为了朋友亲戚的健康,为了国家的健康,我要学医。

好,我一分不收你的费用,我教会你。

梁冬:谢谢郭老。

郭生白:我相信这一百万个徒弟不是不可能的。

梁冬:我们稍适休息之后,马上回来。

是的,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发现我们的身体、生命太美,继续和郭生白老师,和大家来分享生命本能系统。事实上呢,生命本能系统,用郭老师的话来说,他认为是伤寒杂病论这一部东汉末年张仲景老先生的这本书,中医界圭臬之作的一个核心思想。

我们的节目其实是借由这部分作为个入体,开始和大家一起分享伤寒杂病论,有了之前知识系统了之后,大家知道原来我们所有的伤寒杂病论的治病的哲学思想,就是如何帮助人体恢复他的本能系统,当然这是个大的原则了,如何能恢复。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要请郭老师和我们一起,一条一条的分析了。

郭生白:好,我们先说《伤寒论》这一部书,这一部书是什么书,简单地说,“伤寒论”是一个方法系统,临床医疗的方法系统,在它这个系统当中,我为什么称它为系统,它本身它写作的这个体例,这个文字的体例上,它有一个六经,一个阴经,一个阳经,阳经有一个太阳、阳明、少阳,阴经的一个少阴、太阴,厥阴,这个六经。

梁冬:就是伤寒杂病论这种病,它把体例,体是体裁的体,例是病例的例。他把一分为二,分为阳经和阴经两种系统,阳经系统呢,是太阳、少阳、阳明,阴经是少阴、厥阴和太阴,您继续。

郭生白:它这个用阴阳分成两个系统,我们怎么看这个阴性系统和阳性系统。张仲景对于这两个系统有一个界定,就是有一个区分的标准,他的原文说“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这个发热恶寒。恶,厌恶的恶。

梁冬:寒冷的寒,发热恶寒。

郭生白:发热的是发于阳经,无热的恶寒是发冷,体温低弱的是阴经。

梁冬:就是这样看从发不发热来区分。

郭生白:就是一个发热,体温升高和体温低弱,用这个病来区分阳和阴。

梁冬:就是阴阳这个病发热的病和不发热的病。

郭生白:对,发热的病和不发热的病,我们要说准确一点,就是体温升高的病和体温降低的病。

梁冬: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分法,就像天底下的厕所。

郭生白:这一个呢,这不是无缘无故的,为什么发热的病就算阳,体温低弱的病叫阴?

梁冬:这个低弱是没有发热还是说变冷,这是很重要的区别。

郭生白:这一点就是比如说一个人的正常的体温,这个人的正常体温,我们不是用平均的,说这个人的正常体温是36.7度,那么他到37度以上就叫发热了,那么他36.7呢,他到36.2,36.3度,低于36.7就叫阴。

梁冬:那有一些人并没有什么热不热的,比如说糖尿病什么他没有说身体?

郭生白:这一个,因为他没有发热。

梁冬:他没发冷。

郭生白:他没有发冷,但是他体温不是高。

梁冬:那也算是阴病。

郭生白:他也算阴病,他最低他不是升高。

梁冬:就是说只要没有升高的,都算是阴病。

郭生白:对。

梁冬:OK。

郭生白:但是张仲景的法没有一个是死的,都是活的,没有死的,就是不是绝对的,因为这个生命过程当中,没有绝对的东西,他是这么分,我们对于这个问题怎么看,我们先看看它这个分法,这个发热的病在我们看,凡是发热的病都是向外排异的病,都是有排异反应的病。凡是没有排异反应属于体温不高,都是内部器官组织发生的功能性紊乱的病。那么我们可以换一个说法,阳性病就是外源性疾病,就是外界的致病的生物或者是非生物病原侵入到我们身体,我们身体的本能系统做出来的排异反应。凡是没有热,体温在正常之下的,属于内源性疾病,就是身体各器官组织发生的功能性障碍或者说功能性紊乱的疾病叫内源性疾病,凡是这个内源性疾病都是用自主调节的方法。

梁冬:我觉得他这个倒是很聪明,先一刀切成两边。

郭生白:他本来他不是想切的,这个生命当中就是如此。他是按照实际的存在分的,阴性的,阳性的。在阳性,就是在外源性疾病当中又有许多分法,根据实际的排异反应这一个是向汗腺的反应,要用出汗的方法,有一个汗法系统,这一个要想吐,吐不出来看到了,这一个是用催吐的方法,有一个吐法的系统。还有一个是从大便这个通路排异,而排不出来,它有一个通便的方法,叫下法系统。

当然还有利尿,就是利法系统,还有一个破血,用出血来排异,一个破血的系统。

梁冬:破血。

郭生白:哎,破血的系统,因为它内部有瘀血出不来,它把它破开,让它排出来。

梁冬:你能举个例子吗?

郭生白:能。很多的,你比如说盲肠炎,盲肠肿了,全身发烧,肚子疼,甚至于剧痛。张仲景对于这个盲肠炎或者是说的阑尾炎,中医叫肠痈,就是大肠要长疮。

梁冬:哪个痈?

郭生白:中医有两个词,一个叫痈,一个叫疽,阳性的叫痈,阴性的疽,就是坏死,肌肉坏死。

梁冬:一个“病”子头一个“用”,对不对?

郭生白:比如说不愈合的,溃疡不愈合的,都叫阴性的。所以有红、有肿、有烧、有痛的叫痈。

梁冬:那个怎么写?

郭生白:按现在的简化字,就是一个病子啥,里头有一个用字,原来是臃肿的臃,雍和宫的那个雍,上头是一个病子那个癕。

梁冬:病子头加一个用。

郭生白:对于肠痈就是用破血的方法,大黄、桃仁、牡丹皮、芒硝,通过通便,一副、两副,那个痈就没有了。

梁冬:它会拉血吗?

郭生白:他也可能拉血,他也可能不拉血,他这个破血,就是把这个肿块破开,散开了。

梁冬:阑尾炎不是要切除吗?

郭生白:那是西方人,西医是要切除的,中国人用不着切除,我治盲肠炎一般就是两副药,三副药的时候少。它怎么出来了。

梁冬:对呀。

郭生白:它没排血大便,它就没有了,我相信它是在肠腺里分泌出去的,如果要化了脓那是一定得排脓的。

梁冬:把脓拉出来了,把粑粑拉出来了。

郭生白:把脓排出来,它也可能在肠子排出脓来,直接排出脓了,它也可能在肠腺分泌出来,这个方法就叫破血。还有一个中医叫膀胱蓄血,也是吃破血的药,小便尿血,尿出来就很好了。

梁冬:所以有些人看见小便尿血,如果吃了您的药还害怕,觉得是不是尿血了。

郭生白:他用不着害怕,尿完了他好了病了。

梁冬:很神奇,很神奇,稍适休息一下马上回来。

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重新发现身体太美,刚才郭老师已经和我们开始说白伤寒论了,他讲到所有的病一分为二,发热的和没发热的,发热的病都是要努力的尽量把它排出,甭管你用什么方法,刚才特别讲到破血法,有点意思,来郭老师。

郭生白:这个破血法很多,我刚才举的这个是一个例子。肠痈、盲肠炎之类的,就是在肠子的肿块,或者在其他地方的肿块。

梁冬:但它必须伴随发烧吗?

郭生白:发烧,这是一种排异的方法,这个汗,汗法里头有两种,一个解肌法,一个发汗法,一个涌吐法,涌就是三点水一个“甬”字,涌吐。

梁冬:有什么区别吗?

郭生白:一个是下法,下法就是从大便排,一个利就是利小便,用利小便的方法。

梁冬:吐痰算不算?很多人发现痰很多。

郭生白:吐痰吐出来,这是吐法,从胃里出来,这叫吐,从肺里不叫吐。

梁冬:那叫什么?

郭生白:那叫,肺里的痰两个方法,一个是用利尿把痰去掉,一个是吐出来,咳出来。

梁冬:所以有痰把它吐出来比较好。

郭生白:叫祛痰。

梁冬:我有一个朋友他有些时候就有痰,但是呢他有些时候开会,单位要在公车上他不能吐,他把它吞下去了,你怎么看,这会不会有问题?

郭生白:应该是吐出来。

梁冬:如果他没吐出来,吞下去怎么办?

郭生白:吞下去就吞下去了。

梁冬:能排出来嘛。

郭生白:他从大便里排出来。

梁冬:那好吧。

郭生白:那么内源性疾病它用自主调节,它分成三个系统,一个是体周围组织调节。

梁冬:怎么叫体周围组织?

郭生白:比如说这个人是阴性,少阴,就是在体周围说清楚心衰,心衰。

梁冬:心衰怎么是体周围呢?

郭生白:因为它首先表现的是体温下降。

梁冬:比如手脚冰凉。

郭生白:手脚冰凉。

梁冬:有些人,真的是手脚真的很冷的?

郭生白:它一个是体温下降,不够正常的体温,冷。你看脑缺血,神智不清,一摸脉非常的细,一看出来就是供血不足,这是一种调节法。还有一种是顽固不化,吃什么拉什么,吃了饭拉饭,肚子疼,每天十余次大便、腹痛,不想吃东西,或者不能吃东西,体温低弱,腹痛,这是一种调节法。还有一种厥阴病,厥阴病是什么呢?按照张仲景的原文讲是“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疼热”。

梁冬:你慢慢讲这几个字是什么意思?

郭生白:消渴,就是糖尿病,气上撞心,心中疼热。心中指的这个部位痛,发热,但是体温是低落的。但是它自己感觉心发烧。

梁冬:闹心?

郭生白:这是心肌坏死,撞击性的心悸,就是发热,心痛,心绞痛,张仲景对于这几个,病没有处方。

梁冬:是什么原因呢?

郭生白:不知道,是不是张仲景不会治这个病,还是因为有方子,在战争年代损失了。

梁冬:失传了?

郭生白:或者竹简这一部分腐烂了,找不回来了。

梁冬:那太可惜了。

郭生白:所以这个东西给中医界留下了千年之谜,所以我记得章太炎先生说厥阴病乃千古疑难,说不清的一个官司,倒是有还是没有,是张仲景先生留下了,我们丢了,水、火、战争、虫害,那虫子把那竹板咬了等等什么原因丢了,还是张仲景没留下,直到现在中医不能治愈,西医也不能治愈,不是都不会治糖尿病,都不会治心脏病吗?所以这个问题很难说了。

梁冬:那你有办法吗?

郭生白:但是不要紧,本能系统论一出来,这个问题解决了补上了,这就是我们把伤寒论的核心思想发扬出来了,我们对于伤寒论的这些许许多多的条目有了新的认识,这个东西我们就补上了。补的跟张仲景的原意对与不对,无从考证,但是这几个病确实已经解决了。

所以张仲景把阴性病,阳性病,外源性疾病、内源性疾病,以后再我们讲述当中,我们可以相提并论或者是我们只说外源性疾病,不说阳,只说内源性疾病,不再提阴。我们只说吐法、下法、汗法,我们不提太阳、阳明,这个与我们认识伤寒论与治病毫无关系,而且是更为方便。

我想今天说明伤寒论是一部临床医疗的方法系统,你看它分了这么些系统,一个外源性疾病,一个内源性疾病,外源性疾病是用排异法,内源性疾病是用自主调节法。外源性疾病有汗法系统、吐法系统、消法系统、利法系统、破法系统;内源性疾病呢就是一个自主调节,一部伤寒论变的这么简单了。

那么下面我们逐条的来分析一下每一个方子,我们分析一下就按照本能系统的认识把这个思想统一起来了,把这部书就简单到这种程度了,好学了,好用了,好明白了,所以这是说我有信心把伤寒论说明白,把殿堂的知识、财富还给民间。我相信我能做到。

梁冬:因为我们今天的节目时间也不多了,估计呢今天逐一的讲解时间是不够了,咱们下一次讲。

郭生白:下一次。

梁冬:今天我觉得稍微给大家总结和回顾一下,关于伤寒杂病论和本能系统论的关系。本能系统论,用师傅的话来说,实际上是伤寒杂病论的一个核心思想,如果我们把这个世上所有的病简单一分,就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厕所可以分为男厕所和女厕所一样,所有的病都可以分为发热的病和不发热的病,为什么我们身体要发热,其实有一个很重要的或者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们身体进来了不该进来的东西,身体要用发热的方式把它排出去,那怎么排,用发热的方法,你可能用发汗的方法排,你可能把它吐出来,你可能把它拉出来,你可以等等诸如此类。

那所谓的阳病,在伤寒杂病论里面所说治疗阳病,就是先看这个人要是发热了,就去想用哪种方法把它排出来,另外一种病是身体没有发热的,有很多慢性病,糖尿病、心肌梗塞等等,那么就用自主调节的方法,用一些药物另到我们身体的调节机制回到它本来就应该那样做的,生命的伟大之处,在于我们每个人生出来的就有这个能力,所谓好的医生,其实只是让它回到那样一种状况而已,所以对于那种不发热的病,师傅称之为叫内源性疾病,内源性疾病就用调节的方法,调节它就好了。

所以你说中医治病复杂吗?它也不复杂,简单来说就是这样。那具体怎么样分清楚哪一种发热的病,该用哪一种方法排出去,哪一种不发热的病,它该如何调节,这就是未来的一段时间里面,我们要请郭老师和我们一起分享东西,其实我真的觉得非常非常幸运,能够有时间、有机缘听到老师用他的毕生绝学,拿来用这么简单的方法,和大家一起分享。好了,特别感谢郭老师今天和我们一起分享,谢谢您。

郭生白: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