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天,我们一起读完《黄帝内经》(第40天)

[复制链接]
Zorro1 发表于 2019-2-11 17: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https://www.toutiao.com/group/6520356707992863239/
若内容不全,可点击上述链接查看来源网页,在网页中点击红色双层向下的箭头阅读全文
原站点评论数目:33

《黄帝内经》一起读第40天,打卡,继续……今天是讲述各种发生于腹部疾病病因与治疗的——

《素问腹中论篇》

原文:黄帝问曰:有病心腹满,旦食则不能暮食,此为何病?

  岐伯对曰:名为鼓胀。

  帝曰:治之奈何?

  岐伯曰:治之以鸡矢醴,一剂知,二剂已。

  帝曰:其时有复发者何也?

  岐伯曰:此饮食不节,故时有病也。虽然其病且已,时故当病,气聚于腹也。

  帝曰:有病胸胁支满者,妨于食,病至则先闻腥臊臭,出清液,先唾血,四支清,目眩,时时前后血,病名为何?何以得之?

  岐伯曰:病名血枯,此得之年少时,有所大脱血,若醉入房中,气竭肝伤,故月事衰少不来也。

  帝曰:治之奈何?复以何术?

  岐伯曰:以四乌鲗骨、一藘茹二物并合之,丸以雀卵,大如小豆,以五丸为后饭,饮以鲍鱼汁,利肠中及伤肝也。

  帝曰:病有少腹盛,上下左右皆有根,此为何病?可治不?

  岐伯曰:病名曰伏梁。

  帝曰:伏梁何因而得之?

  岐伯曰:裹大脓血,居肠胃之外,不可治,治之每切按之致死。

  帝曰:何以然?

  岐伯曰:此下则因阴,必下脓血,上则迫胃脘,生鬲,侠胃脘内痈,此久病也,难治。居齐上为逆,居齐下为从,勿动亟夺。论在《刺法》中。

  帝曰:人有身体髀股胻皆肿,环齐而痛,是为何病?

  岐伯曰:病名伏梁,此风根也。其气溢于大肠而著于肓,肓之原在齐下,故环齐而痛也。不可动之,动之为水溺涩之病。

  帝曰:夫子数言热中消中,不可服高梁芳草石药,石药发瘨,芳草发狂。夫热中消中者,皆富贵人也,今禁高梁,是不合其心,禁芳草石药,是病不愈,愿闻其说。

  岐伯曰:夫芳草之气美,石药之气悍,二者其气急疾坚劲,故非缓心和人,不可以服此二者。

  帝曰:不可以服此二者,何以然?

  岐伯曰:夫热气慓悍,药气亦然,二者相遇,恐内伤脾,脾者土也而恶木,服此药者,至甲乙日更论。

  帝曰:善。有病膺肿颈痛,胸满腹胀,此为何病?何以得之?

  岐伯曰:名厥逆。

  帝曰:治之奈何?

  岐伯曰:灸之则瘖,石之则狂,须其气并,乃可治也。

  帝曰:何以然?

  岐伯曰:阳气重上,有余于上,灸之则阳气入阴,入则瘖;石之则阳气虚,虚则狂;须其气并而治之,可使全也。

  帝曰:善。何以知怀子之且生也?

  岐伯曰:身有病而无邪脉也。

  帝曰:病热而有所痛者何也?

  岐伯曰:病热者,阳脉也,以三阳之动也,人迎一盛少阳,二盛太阳,三盛阳明,入阴也。夫阳入于阴,故病在头与腹,乃(月+真,读琛)胀而头痛也。

帝曰:善。

翻译如下:

黄帝问(岐伯):有一种病脘腹胀满,早晨还能吃得下东西,傍晚则吃不下东西了,这是什么病?

岐伯回答说:这种病叫做“鼓胀”。

黄帝问:怎样治疗方好?

岐伯说:用药酒鸡矢醴来治疗,一剂就可以奏效,两剂就可以康复。

黄帝问:这种病治愈后经常复发,是什么缘故?

岐伯说:这是因为病人饮食不知道节制,所以不时就会复发。虽然在治疗后病已经好了,但过不了多久就又复发了,是病邪还聚集在腹中并没有完全被清除。

黄帝问:有一种病胸胁胀满,就像被什么东西在里面支住,妨碍到了饮食,发病时先是会闻到腥臊的气味,然后流出清鼻涕,血随唾液而出,四肢感觉清冷,目眩,不时大小便出血,这是什么病?病因是什么?

岐伯说:这种病叫做“血枯”,患病是因为在年少之时有过大量失血的经历,成年后又失于节制,在醉酒之后行房,导致精气耗竭肝脏受损,如果是女子,会出血月经量少甚至闭经。

黄帝问:这种病怎么治疗?又如何恢复耗损的气血呢?

岐伯说:用四份乌鲗骨(乌贼外套膜中的舟状骨板)、一份藘茹(茜草),两种药材合在一起,加入麻雀蛋制成药丸,药丸大小如同小豆,在每次饭前吃五丸,用腌鱼汁送下,可以通利肠道以及治疗肝脏损伤。

黄帝问:有一种病少腹盛满,感觉满满的部位就好像上下左右都生了根一样,这是什么病?可能被治愈吗?

岐伯说:这种病叫做“伏梁”。

黄帝问:“伏梁”这种病是怎么患上的呢?

岐伯说:患上“伏梁”后,如果病人少腹中挟裹着大量脓血,脓血停留在胃肠之外,是没法治愈的,治疗时还可能因为用力按压腹部导致病人死亡。

黄帝问:为什么会这样?

岐伯说:此病向下发展会损伤阴精,脓血也会下行,病情向上发展就会逼迫胃脘,穿过横膈,使胃脘内生出痈,这是长期积累出的疾病,很难治愈。“伏梁”如果发生在脐上部位,就是逆证,难治;如果发生在脐下部位,就是顺证,还能治愈。治疗时不可急切地使用按摩的方法,否则就可能伤到真气而致死,这里面的道理记载在《素问刺法论》中。

黄帝问:有的病人,患病时上身和大腿、小腿全都浮肿,肚脐周围疼痛,这是什么病?

岐伯说:这种病也叫“伏梁”,病根是风寒之邪。风寒之气充溢在大肠又滞留在脏腑间的膈膜上,膈膜的本原在肚脐下,所以会围绕着肚脐发生疼痛。治疗时不能用攻的方法动它,动了它就会发生小便滞涩的病症。

黄帝说:夫子您几次谈到患热中(多饮数溲)、消中(多食数溲)的病人,不能吃丰厚肥美的食物,也不能用芳草、矿石之类的药物来治病,用矿石之类的药物会导致嬉笑无常的癫病,用芳草之类的药物会让人发狂。那些患有热中、消中的病人,都是富贵之人,如今禁止他们吃丰厚肥美的食物,就不合他们的心意,不用芳草、矿石之类的药物,病又不能痊愈,这种情况怎么办,希望您讲一讲。

岐伯说:芳草类药物性热,矿石类药物性猛,这两类药物还有一个共同特性就是气味急、快、坚、有力,所以不是心气舒缓、平和的病人,是不可以服用这两类药物的。

黄帝问:为什么心气不舒缓、平和的病人不能服用这两类药物?

岐伯说:热气的特性是剽悍,热性药物的药性也是这样,体内有热气的人使用热性药物,就会导致病人惊恐不安而伤及脾脏。脾脏属土,畏惧厌恶木,而芳草属木,所以服用这类药后,到了甲乙之日病情就更加严重。

黄帝说:好。有一种病胸大肌部位肿胀,颈部疼痛,胸中、腹中胀满,这是什么病?病因是什么?

岐伯说:这种病叫“厥逆”?

黄帝问:如何治疗?

岐伯说:如果用灸来治疗,病人就会失音;用砭石来治疗,病人就会发狂,必须要耐心等到病人的阴阳之气交合汇聚之时,才可能施以治疗。

黄帝问:这是为什么?

岐伯说:患上“厥逆”后,阳气重逆在人的上部,导致上部阳气有余,如果用灸法治疗,灸法热更助长了阳气,导致阳气过盛欺凌阴气,阴气力不能支,病人就会失音;如果用砭石治疗,重逆在上部的阳气虽然会随着砭石被泄散,但阳气上逆后下部的阳气其实是亏虚的,上面的泄散后就变成了上下全虚,无法藏守精气,病人就会发狂。而待到病人阴阳之气交合汇聚之时再治疗,才可以平衡保全阴阳之气,让病情痊愈。

黄帝说:好。那么,怎样才能知晓女人怀孕之后将会顺利生产呢?

岐伯说:无论孕妇的身体有没有疾病,只要脉中无病邪,就能顺利生产。

黄帝问:因病发热而且伴随疼痛症状的,是什么病?

岐伯说:发热的疾病,可以发现阳脉,是因为少阳、太阳、阳明三阳经脉出现病候而脉象搏动过强。人迎穴(位于颈部结喉旁开1.5寸,胸锁乳突肌前缘,颈总动脉搏动处)脉象大过寸口(两手桡骨头内侧桡动脉的诊脉部位)一倍,病在少阳经;人迎穴脉象大过寸口两倍,病在太阳经;人迎穴脉象大过寸口三倍,病在阳明经。如果病邪从阳分传变到了阴分,病症就会出现在头部和腹部,导致腹部胀满而且头痛。

黄帝说:您讲得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