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天,我们一起读完《黄帝内经》(第160天)

[复制链接]
skb0057 发表于 2019-3-15 08:59: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https://www.toutiao.com/group/6564688210042028548/
若内容不全,可点击上述链接查看来源网页,在网页中点击红色双层向下的箭头阅读全文
原站点评论数目:26

《黄帝内经》一起读第160天,一起继续哦……今天是论述不正常的气候变化对人体影响的——

《灵枢岁露论篇》

原文:黄帝问于歧伯曰:经言夏日伤暑,秋病疟,疟之发以时,其故何也?

歧伯对曰:邪客于风府,病循膂而下,卫气一日一夜,常大会于风府,其明日日下一节,故其日作晏,此其先客于脊背也,故每至于风府则腠理开,腠理开则邪气入,邪气入则病作,此所以日作尚晏也。卫气之行风府,日下一节,二十一日下至尾底,二十二日入脊内,注于伏冲之脉,其行九日,出于缺盆之中,其气上行,故其病稍益。至其内搏于五脏,横连募原,其道远,其气深,其行迟,不能日作,故次日乃蓄积而作焉。

黄帝曰:卫气每至于风府,腠理乃发,发则邪入焉。其卫气日下一节,则不当风府奈何?

歧伯曰:风府无常,卫气之所应,必开其腠理,气之所舍节,则其府也。

黄帝曰:善。夫风之与疟也,相与同类,而风常在,而疟特以时休何也?

歧伯曰:风气留其处,疟气随经络沉以内搏,故卫气应乃作也。

帝曰:善。

黄帝问于少师曰:余闻四时八风之中人也,故有寒暑,寒则皮肤急而腠理闭,暑则皮肤缓而腠理开。贼风邪气,因得以入乎?将必须八正虚邪,乃能伤人乎?

少师答曰:不然。贼风邪气之中人也,不得以时。然必因其开也,其入深,其内极病,其病人也卒暴;因其闭也,其入浅以留,其病也徐以迟。

黄帝曰:有寒温和适,腠理不开,然有卒病者,其故何也?

少师答曰:帝弗知邪入乎?虽平居,其腠理开闭缓急,其故常有时也。

黄帝曰:可得闻乎?

少师曰:人与天地相参也,与日月相应也。故月满则海水西盛,人血气积,肌肉充,皮肤致,毛发坚,腠理郗,烟垢著。当是之时,虽遇贼风,其入浅不深。至其月郭空,则海水东盛,人气血虚,其卫气去,形独居,肌肉减,皮肤纵,腠理开,毛发残,膲理薄,烟垢落。当是之时,遇贼风则其入深,其病人也卒暴。

黄帝曰:其有卒然暴死、暴病者何也?

少师答曰:三虚者,其死暴疾也;得三实者,邪不能伤人也。

黄帝曰:愿闻三虚。

少师曰:乘年之衰,逢月之空,失时之和,因为贼风所伤,是谓三虚。故论不知三虚,工反为粗。

帝曰:愿闻三实。

少师曰:逢年之盛,遇月之满,得时之和,虽有贼风邪气,不能危之也。

黄帝曰:善乎哉论!明乎哉道!请藏之金匮,命曰三实,然此一夫之论也。

黄帝曰:愿闻岁之所以皆同病者,何因而然?

少师曰:此八正之候也。

黄帝曰:候之奈何?

少师曰:候此者,常以冬至之日,太一立于叶蛰之宫,其至也,天必应之以风雨者矣。风雨从南方来者,为虚风,贼伤人者也。其以夜半至也,万民皆卧而弗犯也,故其岁民小病。其以昼至者,万民懈惰而皆中于虚风,故万民多病。虚邪入客于骨而不发于外,至其立春,阳气大发,腠理开,因立春之日,风从西方来,万民又皆中于虚风,此两邪相搏,经气结代者矣。故诸逢其风而遇其雨者,命曰遇岁露焉。因岁之和,而少贼风者,民少病而少死;岁多贼风邪气,寒温不和,则民多病而死矣。

黄帝曰:虚邪之风,其所伤贵贱何如?候之奈何?

少师答曰:正月朔日,太一居天留之宫,其日西北风,不雨,人多死矣。正月朔日,平旦北风,春,民多死,正月朔日,平旦北风行,民病多者,十有三也。正月朔日,日中北风,夏,民多死。正月朔日,夕时北风,秋,民多死。终日北风,大病死者十有六。正月朔日,风从南方来,命曰旱乡;从西方来,命日白骨,将国有殃,人多死亡。正月朔日,风从东方来,发屋,扬沙石,国有大灾也。正月朔日,风从东南方行,春有死亡。正月朔日,天利温不风,籴贱,民不病;天寒而风,籴贵,民多病。此所谓候岁之风,残伤人者也。

二月丑不风,民多心腹病。三月戌不温,民多寒热。四月巳不暑,民多瘅病。十月申不寒,民多暴死。

诸所谓风者,皆发屋,折树木,扬沙石,起毫毛,发腠理者也。

翻译如下:

黄帝问岐伯:医经有言如果夏季时被暑邪所伤,到了秋季就会发生疟疾,疟疾的发作有一定的时间规律,这是什么原因?

岐伯回答说:病邪侵入风府穴后,会沿着脊椎下行,卫气一昼夜运行身体五十周,风府是其会合的常所。从卫气会于风府的第二天起,卫气的会合之处每天下移一个脊椎椎节,所以疟疾每天的发作时间也一天迟于一天,这是疟病之邪先侵入脊背造成的。卫气每每到达风府之时,腠理都会开泄,腠理开泄邪气就可能趁机进入,邪气进入就会导致疟疾发作,邪气已先侵入脊背,得与每天运行于脊柱的卫气相遇,这也是疟疾发作时间一天迟于一天的原因。卫气会合于风府,之后每天下移一个椎节,第二十一天下移到尾骶骨,第二十二天时进入脊椎内,注入伏行于脊内的冲脉,并沿着脊椎上移九天,出于缺盆之中的天突穴,由于这段时间卫气循行的会合之处逐日上移,所以疟疾发作的时间一天早于一天。至于疟疾向内侵入五脏,横向牵累募原(脏腑间系膜),其侵犯部位较远,邪气深入,运行迟缓,所以不能每天发作,所以到了第二天,邪气蓄积之后再与卫气相搏而发作。

黄帝问:卫气每每会合于风府穴,腠理就会开泄,腠理开泄就可能邪气趁机进入。卫气在风府穴会合后,会合之处每天下移一个椎节,这样的话,卫气的会合之处就不再正当风府穴了,这是怎么回事?

岐伯说:这里所说的风府,是风邪之气侵袭之处,而不单指风府穴。这个风府并没有固定位置,卫气在循行中会合,必然会导致某个脊椎椎节的腠理开泄,如果邪气刚好就在于此部位,这个椎节就是风府。

黄帝说:好。风邪和疟疾之邪很相似,同属于外邪,但风邪致病后导致的症状是持续存在的,而疟疾的症状却是时发时止,有间歇期,这是什么原因?

岐伯说:风邪侵入人体后,会留在其侵入的体表持续与卫气相争,所以症状也是持续的;疟疾之邪却会沿着经络深入依次传入内脏,所以只在与卫气相遇相争时才会发作而出现症状。

黄帝说:好。

黄帝问少师:我听说四季之中的八方正风(如春之东风,夏之南风等)侵害人体,必定是发生了过寒、过热等气候异常。过于寒冷人就会皮肤拘急、腠理闭塞,过于炎热人就会皮肤弛缓、腠理开泄。八方正风中的实邪,是借此异常气候而侵入人体吗?还是必须要有八方不正之风的虚邪,才能够得以伤害人吗?

少师说:不全如此。八方正风中的实邪侵害人体,与气候的寒暑时节没有关系。邪气伤人,必是因腠理开泄,其侵入部位深,内脏病变也比较严重,邪气致病也急速而猛烈;如果当时人的腠理闭塞,则邪气侵入人体后就只能在表浅部位停留,病情也比较徐缓。

黄帝问:有时气候温度宜人,腠理并没有开泄,然而却有突然发病的,这是为什么?

少师说:陛下不知道邪气侵入人体的原因?虽然生活起居闲适安静,但人的腠理开泄、关闭的缓急,也是一定的规律。

黄帝问:可以听一听吗?

少师说:人与天地自然相参合,与日月相对应。所以,月圆之时海水盛于西方,人的气血充实,肌肉充盈,皮肤紧致,毛发坚韧,腠理固密,皮肤脂垢明显犹如烟熏,当此之时,即使遇到邪风,其侵入的部位也会比较浅。到了月轮亏缺之时,海水盛于东方,人的气血衰亏,卫气消散,形体独居失去保护,肌肉衰减,皮肤松弛,腠理开泄,毛发枯残,皮肤肌肉纹理薄浅,皮肤脂垢减退烟熏之色褪去,当此之时,如果遇到邪风,其侵入的部位会比较深,致病也急速而猛烈。

黄帝问:那些突然发病、突然死亡的,是什么原因?

少师说:遭遇“三虚”,就会发生突然发病甚至死亡;得遇“三实”,纵有邪气也并不能伤人。

黄帝说:我希望听一听三虚。

少师说:当年的岁气不足,当月的月轮亏缺,当季的气候失常,因此被邪风所伤害,就是三虚。所以说,如果谈论病情不知道三虚之理,就只能是医术粗劣的医生了。

黄帝说:我希望听一听三实。

少师说:当年的岁气宏盛,当月的月轮圆满,当季的气候正常,虽然也邪风存在,但却不能危害人体。

黄帝说:您讲得太好了,道理非常透彻!请让我将它记录下来珍藏在金匮中,命名为三实,但这只是关于某一个人的发病理论。

黄帝问:我希望再听一听一年之中很多人同时发病的情况,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少师说:这必须观察八方风雨是正常还是异常。

黄帝问:如何观察?

少师说:观察此种情况,应当根据冬至这一天的情况,太一在这一天指向北方坎位的叶蛰宫,值此之时,必定有风雨之天象来与之相应。如果这一天的风雨从南方而来,就是不当时令的虚风,也就是可以伤人的“贼风”。如果这风雨在半夜时到来,此时百姓都已经睡下,没有触犯到邪气,所以这一年中百姓患病的很少。如果这风雨在白天时到来,百姓懈怠没有防备,就可能被虚风所伤,这一年中百姓患病的比较多。这一天的虚邪侵入骨骼而不向外发作,到了立春的时候,阳气升发,腠理开泄,如果立春这一天风从西方而来,百姓又被这不当时令的虚风所伤害,新感的邪气与深藏的邪气相互争斗,留滞不去交替发作。所以,凡是在冬至、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这八个节气遭遇不当时令的风雨,都叫做遇“岁露”。如果某一年气候和谐,少有虚风到来,人民就会很少患病也就很少死亡;如果某一年虚风邪气很多,寒暑失调,人民就会多病也多有死亡。

黄帝问:虚邪之风,伤害人体的轻重,所伤人数多少,是怎样的情况?如果诊查它?

少师说:正月初一,太一指向东方艮位的天留宫,如果这一天风从西北方而来,不下雨,很多人就会病死。正月初一,如果清晨太阳要升起时,风从北方来,到了春天,就会有很多人病死,人民患病的人数可以达到十分之三。正月初一,中午时风从北方来,到了夏天,就会有很多人病死。正月初一,傍晚时风从北方来,到了秋天,就会有很多人病死。如果正月初一全天都有风从北方来,患大病而死的人就会有十分之六。

正月初一,风从南方而来,叫做“旱乡”(南方火位,所以得名);风从西方而来,叫做“白骨”(西方金位,色白,主肃杀),国家将出现灾殃,百姓多有死亡。正月初一,风从东方而来,吹掀房屋,扬起沙石,预示国家将有大灾难。正月初一,风从东南方而来,到了春天就会有人病死。正月初一,如果天气温和,没有风,则当年五谷丰登粮价低廉,人民少有疾病;如果天气寒冷而有风,则当年五谷歉收,粮价高昂,人民多病。这就是所谓的诊查八方的虚风,以及伤人致病的情况。

二月的丑日没有风,百姓则多患心腹部位的疾病。三月戌日不温暖,百姓多患寒热之证。四月巳日不炎热,百姓多患黄疸之证。十月申日不寒冷,百姓多患猝死之病。

诸如上述的各日、各方之风,都是指那种掀翻房屋,折断大树,扬起沙石,令人毫毛竖起、腠理开泄的狂暴之风。